有缘再见

关于

摘纪录

我不记得爱过自己的父母。小的时候是怕他们,大一点开始烦他们,再后来是针尖对麦芒,见面就吵;再后来是瞧不上他们,躲着他们,一方面觉得对他们有责任,应该对他们好一点,但就是做不出来,装都装不出来;再后来,一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。
——王朔《致女儿书》

有点儿可爱
交颈天鹅 (比心天鹅?虐狗天鹅?)

委托方只说“幸福的两个人”,浅田弘幸老师就画了百多,还声明这是“幸福的姿态”。确实啊。(记得18话播放当天老师也发了类似的图,他应该很喜欢这个姿势吧。)

老话一句:官方,我知道你们在干啥。👄

摘纪录

有些人的恨是没有原因的,他们平庸、没有天分、碌碌无为,于是你的优秀、你的天赋、你的善良和幸福都是原罪,有种恶意不需要理由,而且可以深刻到赔上自己以至对方于死地。
——东野圭吾《恶意》

第二十四话 『妻子与丈夫』
⬆️
标题在我眼里长这个样子的。
百多罗相关植物的花语。

第二话:黑莓——和你在一起 (果实成熟期:六月中下旬到七月中下旬)
第七话:鱼腥草——野生
第八话:月见草——沉默的爱
第二十话:
木通——唯一的爱
红叶——美丽的变化

*

自相遇后,我决定和你一起漂泊,天高地阔茫茫人海。我们间总萦绕着爱,唯一的爱,虽无言但无处不在。
好温暖,也好温柔,
从何时开始的呢?
初夏啊,从初夏开始 我记得,
上天赐予恩典,让我能和你相见。
这场邂逅改变了 你我的处境,改变了 我俩的生命。
“一种奇妙又美丽的变化,”
我听宿命如此称。

谢谢官方!
官方,我知道你们在干什么。💋

注:木通的花语——“唯一的爱”

[更新]

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两个孩子,两个不同的人生,官方却多.给了一组相似的镜头。仿佛在暗示着他们有朝一日将会相遇,将会走上同一条路似的。

他如今仍像很多年前一样摘下果实,但她已经不用亲自动手了。木通果果肉味道甚甜,百鬼丸把木通果分给多罗罗,岂不是在跟她分享着甜吗?

他如今仍像很多年前一样未能看见果实真正的颜色,但其味道已经可以被舌尖上的每一颗味蕾记住了。她如今才刚感受到秋天的美,但那明显是一个很好的征兆。多罗罗把周围事物的美讲给百鬼丸听,岂不是在与他分享着美吗?

甜和美,甜美,是应该出现...

细分人种特征可以成为塑造角色的重要方法

Нефрит

人种是我最主要的兴趣点之一,因为当追求一个人的个性并与他人做区分时,面部、体态特征是最直观的要素,不同人种在形象上的不同特点也暗示了地理环境、文化背景、血缘关系等等。在某一个特定地域上建立角色时,抓住当地民族和人种的特征就几乎成为了要务,我认为这是一种与包含了文化因素的人物主体进行对比时,尽量不去“out of character”的途径之一,能帮助一个人物更好地形成特色和融入环境。


因为国内人种学研究不多,英语文献我也只读过很小一部分,这不是严谨的科普文章,只是个人学习总结和经验分享,以下全是胡扯。我在这里主要使用human phenotypes的分类方法,是...

“我来接你了。”

为什么不是“我来找你的”或“我为你而来”呢?

我来接你了,这句话的意涵就是,我来找你的,我为你而来并希望你能跟着我。关键的是在一起。

回顾一下他们刚刚相遇的时候,被多罗罗缠上的百鬼丸看似无动于衷,她挡着他的路,他便绕道而行。后来又是一种不拒不留的态度。少年不知道这团小小的白色火焰为何要作出如此举动,他的世界仍过于蒙昧,无以理解。然而她还是成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因为她是他那蒙昧的世界里,第二个没有与他擦肩而过的灵魂。她善良,温暖,亲切。是任谁都舍不得抗拒的陪伴。

万代消灭后,多罗罗的情绪因心事而变得低迷,没有素日的活泼开朗了。不通人情的百鬼丸本能地想安...

HistoricalPics

20世纪50年代,两次世界大战结束了,女性的角色开始回归到传统,而下一个10年的嬉皮士运动尚未形成,这一时期的女性服装有着后代为之着迷的优雅风情。

© 老式阅读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